慵七

前半生赠你
后半生留我

【邦信】回环19~21

☞我写的是不是很隐晦~

(19)

韩信听着声音止不住地发臊。

一方面是楼里诡异的气氛让他惊慌;一方面是像个偷窥狂一样听别人墙角的羞怯。更不要提这个时候还有一个人不停地在自己耳朵边发笑,仿佛这一切都融缩在了一个快要爆炸的高压锅里。

身边那声音大有笑个没完的趋势,韩信烦闷地皱紧眉毛,他尽可能的将这一团“组合噪音”屏蔽掉,压低自己的声音对他说:“你笑够了没?”

他觉得这一点都不好笑,反倒是刚刚听见的那一声“刘邦”,骇得他脑袋快冻住了。韩信还记得自己之前打过的那通电话,有人的的确确这么告诉他,刘邦是死了的。

那么,刘邦到底死没死?

韩信心里为难起来。要不是里面正在进行人类和谐运动,他真想...

【邦信】回环(11~12)

*天呐我一直觉得自己写个上和下就不得了了,结果今天捋了遍大纲,果断决定写成连载方便一点。

[正文]

(十一)

电流声洗刷着这间房间的寂静,它一遍一遍固执地响着,韩信握着手机的手掌心里已经起了一层粘腻的薄汗,外头高高升起的太阳朝屋里悄悄扔下了一份不值一提的光线,再被繁密的防盗窗割开,成了一张硕大的网,罩在了韩信的脸上。

光斑躲到了韩信的眼睛里,他打着电话,偶尔昂起头无神地盯着挂着的窗帘,静静等着。

一声,两声,或许是一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有人同他一样拿起了手机,手机铃声叮叮铃铃吵闹得太厉害,惹得对方语气里都带上一丝不耐烦的味道,韩信一定是打扰了某间屋子的宁静,他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听见...

【邦信】情人节贺

*我终于写出来啦!!!终于!!!居然!!!写出来啦!!

*啊啊啊啊之后就好忙了可能要消失一段时间就剩下啰里巴嗦的日常碎嘴啦!!


[情念]


皇宫,微灯。


刘邦手底下压着一打没有批好的奏折,宫殿里四角站着宫人,门口两名带剑侍卫。他从下了晚食起就坐在这里,屁股没挪过一下,朱红的笔墨被老太监磨了一遍又一遍,一张大桌上堆叠的奏折像无穷无尽似的,硬熬着刘邦的耐力,他额角绷了一根青筋,手提腕转,带上了酸意,肌肉嘎嘎吱吱地在脑子里蹦跶,他忍了一下,突然把笔搁在了桌上,力道没收住,在下一张奏牍上溅上几点墨伤。


刘邦只当是没看见,想明日,明日的时候再多批上几句,免得上奏此疏的大臣...

【邦信】匿名者(对话小说)

*今天终于把他做完啦!很开心能和蝴蝶一起完成这个作品,蝴蝶人超级好,还这——————么温柔,包容我的唠叨和任性!时差已经阻止不了我说爱她了! @今天的蝴蝶依旧没有存在感

*是根据原文进行了一些改编,全部用了对话式,希望这个形式能给大家带来新的体验!♡

*原文地址

*已经整理好了顺序,大家按顺序点开就好♡!!!

匿名与韩信

匿名与韩信

刘邦与韩信

刘邦与韩信

匿名与韩信

匿名与韩信

刘邦与韩信

匿名与韩信

匿名与韩信

刘邦与韩信

【邦信】三日妄(中)

*下一章是什么😎

倘若韩信能预先知道刘邦所谓的“世面”是哪里,他一定会一杆枪把对方钉死在墙上。又得亏刘邦有先见之明,同韩信约定好了绝对不使用法力,要不然,他应是可以看到炸了毛的狼妖腾云逃去,隐遁百年,说不定还会寻他来报仇。

他们俩迎着风,杨柳依依,细枝招展,红灯笼尚未点起,楼边就多了人影,姑娘们隔着长长的城河,几双眼睛好巧不巧盯见两人身影,韩信被刘邦捏住手腕,他额头爆起青筋,和对方相视中又缓和下来。

“解释一下?”韩信冲他说到,率先挣开腕子,刘邦虚握了握,手里失去目标,他将手背在身后,颠着脚跟,问,“重言兄没见识过?”

韩信不着他的道,冷哼一声,眼神略过对岸的风流景色,才说,“不如你...

【邦信】地缚灵

*是补档!!看过就不用点啦!!!

*优秀的七七又被老福特制裁啦!!!


【邦信】三日妄(上)

*私设:蛇邦狼信,江湖paro,两个人差不多大。

他捏着一支镶嵌了绿宝石的簪子,街道里叫卖声脚步声交织在一起,远处传来豆包的香气,韩信站在店门外不动,如同混了泥,裹成人俑,做成个雕塑一般。

屋内大多是年轻的小姐丫鬟,嘀嘀咕咕聚在一起,假意挑着首饰,眉眼潋滟,对着捏簪子的男人绞了绞帕子。

刘邦当然知道这一切,他假装未察,举着一副清透的镯子凑近阳光底下仔细观赏,今日无云,光线充沛,折射出一条细细的亮线,印在眼睛上,亮起一道金色的竖纹。

而别人看来,这却是一个正在精心准备礼物的谦谦公子。

韩信不以为然,他动了动手腕,换了个把式,眼神淡漠的一瞥,瞧见朵朵粉面桃花,握枪的动作不变,又看着刘邦在...

【邦信】你的人生中有哪些神奇到像电影的桥段?

*知乎体,年龄操作

双面君主v

原答案:

泻药,嗯,没想到这个问题也有人邀请我,我本来就是男主角啊,啧啧。

——————————————
2.0修改

好了好了,评论里什么鬼,既然你们这么不认同我的看法,那我不得不放一波操作来秀死各位了。

以下是回答:

这件事得从九年前说起,那时候我刚二十四,英年才俊,工作顺利,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算是黄金单身汉一枚。隔壁老王整天想着怎么把他闺女嫁给我,我自己嘛,压根没想过结婚生子这种事,说实在的,我是个利己主义者,我理想中的婚姻可能和各位不太一样,这里就不细说了,省的有人喷我,我也懒得看喷子逼逼。

总之,在我未来十年的计划里,压根没有伴侣这一项,更...

【邦信】教主与私奔

*能看懂的我给你送花
*其实是答应四天天宝贝的900fo点文 @朝烟暮雨
*写写就崩,崩的摸不着头脑

落子但求无悔。

不落峰峰顶似齐天而高,云层密厚,裹着雾藏驻在半山腰上,韩信手执黑子,风喧嚣,面前是一手残局。

这里是魔教的后山,训诫石高高的耸立在峭壁边缘,有朱笔涂绘,龙飞凤舞。幼时,韩信经常在石前罚跪,先教主对他甚是严格,养他十余年,育恩深重,却不曾给予韩信半分笑脸。

他常常在这里练剑,春来时,惊动群鸟高飞,冬至后,又沾染白雪纷纷,惊艳才绝,唯此少年。

就在那个时候,常有一个人偷偷看他。

对方与韩信的年纪相差无几,夜色临近,会躲在树杈之后,他们不曾相见,也不应当相见,韩信心中清楚,...

©慵七
Powered by LOFTER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