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七

前半生赠你
后半生留我

这是一个废文

写了一段忽然不知道怎么接,脑子里藏着好多情景,但好久没写东西,一时间理也理不清,就,先放着吧,过几天我要是能理顺了,一定把它写完。






《离开昨天》


铃响了,声声催人。今天还是晴空万里,路上的树绿得要滴出水来,风吹不吹也不要紧,温度总是这么热。D大里到处都是人,刘邦躲在走廊拐角的暗处,太阳刚巧被挡下,留下一块阴凉的地方,他扭开头,把手里的香烟摁灭,转手扔进了就近的垃圾箱里。


刘邦盯着韩信已经好一会儿了,眼看着他干净的球衣被汗水洇湿。韩信显得很高兴,讲话时眉毛挑起一条,脚下似乎积起旋风来,带着球飞过半场,将它准确无误地投入篮球框里。


或许很多年前刘邦也这么年轻过,不是指年龄,而是如此一般永不疲倦的精神。他想不起来了,仿佛大学生的生活已经离他很远,远的摸不着边界,即便他无心同别人一样为了四十岁那道坎日日闲愁,但岁月总还是找上门来,敲打他的床头。近来,刘邦在自己头上发现了第一根白发。


他也生了白头发,刘邦想想,竟然什么也感觉不到。他的生活像打了一针麻药,镇痛是好,却麻木的如同进了死地。三十七岁对一个男人来讲也勉强称得上是黄金时间,刘邦没道理会为此感到厌烦,他站在镜子面前左思右想,最终不过是把头发扔进垃圾桶里,转身抛之脑后。


他今天过来,不是为了干站在这抽烟看人。刘邦课少,上午连着三节课后就空了下来,他下午过来,唯一的目的就是来找韩信。韩信是他的学生,藏在四百多个名字里,白纸黑字地印在刘邦的点名册上,干净得令人不忍亵渎。


他是老师,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对自己的学生起什么心思,但寻常那些教条似乎已经约束不了刘邦了,他可控的人生循着踪迹走了三十六年,最终在秋季开学的时候定格在了一个年轻的身体上。韩信做他的学生是缘,他喜欢上这个人却是孽,一缘一孽,组在一起就成了血淋林的孽缘二字,刘邦不是一个愿意藏捏自己心思的人,但所有的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就多了几分不由人的苦。


他不是没谈过恋爱,甚至例如刘邦这样的条件,上赶着倒追他的人都不在少数。肉体是欲望的起源,上床这事,对一个三十七岁的男人来说也不怎么新鲜了。这几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刘邦愈渐发现,自己仿佛失去了爱上一个人的能力。


直到韩信出现,这个人生硬地闯进他的生命里,连带着一道无与伦比的光,将原本已经灰暗的世界又变得五彩斑斓起来。刘邦做人很有一套,当他很快确认自己爱上韩信的时候,他的手,不知不觉已经伸向了对方。


刘邦又等了两分钟,而后他拿出了手机。


“喂,韩信。”


“我说的事,你考虑好了吗?”


刘邦接着说了几句,就把自己的位置告诉了韩信。他约韩信见面,明明早就到了地方,偏偏要躲在暗处,如同一个缠人的鬼魂,默默地盯着对方。


刘邦并未察觉自己做这些事情有什么不妥,他还以为自己是那个处事不惊,镇静自若的刘邦。







评论(3)
热度(28)
©慵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