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七

前半生赠你
后半生留我

【邦信】回环(end)

*这是一个关于怪圈的故事。

*结局开放,他们究竟有没有救赎未可知。

*磨到现在终于潦草的画上句号了,这段时间没有更新,主要是身体和心理都有点调整不过来,实在惭愧,写的时候都有点无从下笔的局促感。

*以后会接着努力的。

*抽个空把文本归档,看看能不能做一个txt分享出来。现在可以戳tag看到全文。




(27)


时针像一把利剑,狠狠撞进了韩信的胸膛,那锐利的尖,成了割破虚伪的最后一击。他斜斜倚着墙壁,像是要把自己嵌进冰冷灰暗的壁砖里。这里仿佛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死气,气味阴毒地钻进他的鼻子里,如同在喉咙里点燃一把火,让他疯狂咳嗽起来。


韩信捂着脑袋,整个人跪在了地上,眼泪混着鼻涕一起流了出来,毫无形象。他俨然陷入了一个不知名的黑洞里,再抬起头,四周是一望无际毫无生机的黑色。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这混沌里,只不过身为当事人,有种被障目的危险。韩信曾经看到过这样一条理论:在意识世界和物质世界之间有着鸿沟,然而沟通这两个世界,仍是有着可能的。


这一刹那他终于被狠狠击中,铺天盖地的红色像救世的光一般把他淹没。韩信顺从的闭上眼睛,紧接着徜徉在这温暖的涓流里,如同一叶小船,慢慢,却坚定无疑的滑向了出口。


接着他的脑袋里就撞进了无数的画面,这些记忆连结在一起,把之前的模糊一点点填满。这让他想起了刘邦,那温柔的触感,蜜糖一样的情谊。他却又想起了别的事情,韩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靠在厕所的墙壁边瘫坐着,这里,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了。


(28)


撞破巨轮的往往是不起眼的礁石,推开长堤的往往是最后一滴冷雨。


韩信简单用水抹了把脸,独自离开了。


他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也知道不管是透明还是不透明的刘邦都是站在他这一边的,或许他曾经也错怪过这沉甸甸的情谊,也弄错过自己该向哪走的路,但现在,没有人比韩信更清楚了——一切世界的矛盾,究竟藏在了什么地方。


他一路沉默着回了自己家里。


家里那台老式陈旧的钟还坚持发出当当的响声,屋里热了,到处都是炖肉的香味。白砂糖的甜融化在了酱油的咸里,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看似迥然不同的东西却能撞出漂亮绚烂的火花,明明看似和谐犹如整体的,结果却让人心碎……


韩信站在门口,沉默地伫立。


他想了想,眼睛里多出一股温热的气,雾朦胧了视线,接着被他狠狠抹去。


“妈!”


他仍作撒娇似地喊去,“我饿了,好香啊。”


厨房里发出几声笑,韩信走了进去,看着那熟悉的背影。


他默默从后面抱住了这纤瘦的身体,仿佛相伴了很多很多年,从童年的记忆里开始,抽丝剥茧一样拢出一条残酷的现实。


韩信没等到回答,也等不到回答。


两具身体同时发出颤抖,一个是他自己,因为痛苦,因为绝望的哀伤。


另一个是他的“母亲”,因为背上那把锐利的水果刀。


这个世界猛然之间开始沙化,干净的地面迅速灰败,雪白的墙壁冒出道道裂纹……韩信依旧沉默的坐在地上,头低低地垂着,地上多出几滴水滴。


他哪有什么母亲。从出生开始,他的人生就在荆棘丛里不断地挣扎,一个暴力狂父亲,一个单亲扭曲的家庭,在幼时记忆里,一切都伴随着挨打和苛责,很辛苦,让人绝望不堪。


刘邦是他的光芒,是在即将承受不住想要自杀的韩信心里最后一道光,他闯进自己的生命里,接着点燃了韩信的世界。


尽管他们辛苦地隐瞒着,小心翼翼地经营着,但不知道哪一次露出了马脚,竟然被韩信的父亲知道了这一切。


韩信想不到,刘邦也会有这么脆弱的一天,无力的躺倒在自己的怀里,如此安静。血弥漫开,刘邦陷入沉睡,他的世界,跟着睡着了。


(29)


万幸的是,刘邦并没有死,他只是没有办法醒过来。


现代科学赋予人越来越长的寿命,越来越方便的生活,但希望依旧遥远的等不到头,韩信一日一日期盼着,有多大的希望,就有多少绝望。


他为此专门修了医学,努力学习,同时在空余时间里研究关于“植物人”这一病症的解决办法。韩信是疯了,偏执的疯了。那个男人捅下去的刀,不光让自己进了监狱,也让他失去最后的幸福。


后来通过别人联系,韩信偶然得知了一个民间研究组织,他们不走常规的人类科学路线,而是在着手研究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之间的联系。


在这群人的观点里,两者是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的,如果在中间架构一个桥梁,那有关生物的研究就能突破人类已知的极限。更重要的是,如他们所说,既然刘邦没有死,那么,他的精神世界一定还活跃着。如果韩信能通过桥梁进入对方的世界,那么,还是有通过引导使人苏醒的可能。


韩信欣然接受,答应了对方的实验。


万分之一的机会,总比没有机会好。


和刘邦一同躺倒在病床上,韩信满身插满了奇怪的仪器,临到闭眼前的那一刻,他似乎听到了刘邦的呼唤。


(30)


闹钟响了。


期末后疯狂到半夜的结果就是让整个宿舍起不来床,韩信闭着眼仍然在假寐,地上多出拖鞋走动的声音,行李箱的轮子在地上发出轱辘轱辘的声音。舍友开始收拾东西,有人拍了拍他的床柱,韩信抬抬手,示意自己也醒了。


“我先走了兄弟。”


几声招呼之后,屋子里慢慢又陷入了安静。他们订票的时间都不一样,韩信是最后一个,默默听着舍友拎着行李离开。


他又等了一会,接着慢悠悠从床上爬了下来。


现在是2017年6月29号,韩信是下午三点的火车。


他有点饿了,准备先出门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再收拾行李也不迟。


走廊上一直有一直猫在不停地叫,韩信坐在椅子上听了一会,那声音突然又消失了。


可能是哪个宿舍偷偷养的宠物吧,他想。


今天外面的太阳实在太毒,他左右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不出门,在宿舍里点外卖就好。


趁着等外卖的这会儿功夫,韩信索性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学校提供的住宿环境还算不错,只是书架比较小,到了高年级,好多书都塞不进去了,韩信把它们都摞在了一起,眼看着书越放越高,每天都有着歪倒的趋势,他想了想,决定把几本用不到的书带回家。


有几本是别人送的,放在这边也是用不到。


韩信伸出手,把一本明显很厚重的书抽了出来。


突然一下,他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韩信被吓了一下,一松手,书掉到了地上。


“喂?哦是外卖啊……你等一下……”


说着,韩信看了一眼掉在地上散开的书,决定先下楼拿个外卖。


他拿着手机推开门走了出去,整栋宿舍楼都安静极了,风从没有完全闭合的门吹了进来,带着薄薄的书页沙沙作响。


原本掉在地上摊开的书被一页一页吹了回去,慢慢,封面被掀开了。


上面写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每一划苍劲有力的笔触仿佛准备刺破什么。


那本书的名字,叫《回环》。


评论(15)
热度(75)
©慵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