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七

前半生赠你
后半生留我

【邦信】回环19~21

☞我写的是不是很隐晦~

(19)

韩信听着声音止不住地发臊。

一方面是楼里诡异的气氛让他惊慌;一方面是像个偷窥狂一样听别人墙角的羞怯。更不要提这个时候还有一个人不停地在自己耳朵边发笑,仿佛这一切都融缩在了一个快要爆炸的高压锅里。

身边那声音大有笑个没完的趋势,韩信烦闷地皱紧眉毛,他尽可能的将这一团“组合噪音”屏蔽掉,压低自己的声音对他说:“你笑够了没?”

他觉得这一点都不好笑,反倒是刚刚听见的那一声“刘邦”,骇得他脑袋快冻住了。韩信还记得自己之前打过的那通电话,有人的的确确这么告诉他,刘邦是死了的。

那么,刘邦到底死没死?

韩信心里为难起来。要不是里面正在进行人类和谐运动,他真想现在推门进去和他们好好聊一聊。

而他一开口,身边的人倒是很听话,不笑了,只是明显憋起来吭吭哧哧地憋笑更让他心累。韩信对他没办法,觉得自己两边的耳朵都饱受折磨。他索性暂时将身边这位暂时抛之脑后,朝门边又贴近了些,忍住羞耻感,想找到一点有价值的线索。

他听见办公桌的桌角在地上前后摩擦,吱嘎吱嘎的声音引人遐想。韩信尴尬地听见男人的低吼,伴随着另一种腔调的低吟。他也是个成年人,又有这方面的倾向,听墙角听的他有些口干舌燥。韩信惊觉自己起了感觉,他不自在地叠了下腿,离门远了些。

“不听了?”

这个时候那声音又不客气的响了,韩信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挑好了时候。他悄悄踮着脚尖往一边挪了挪,感觉到胳膊碰到了旁边人的身体,随后停了下来,两只胳膊架在自己的膝盖上,活像个没找到活的打工仔一样惆怅地蹲在墙边。

韩信想了想,对那人讲:“你觉得他们什么时候好?”

“你问我?”

那人笑了,带着戏谑。

韩信叹了口气,苦恼地把头磕在墙上。他心想,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有人在学校里?能找到这种隐秘的地方……是本校的学生无疑了。只是,韩信想,那这个可恶的透明人拽他过来的理由呢?

韩信觉得对方不会单纯就想看他的笑话,他们在学校门口说的话都是真的,对方的确试图阻止他,真相……

韩信叹了口气,认为一切的谜团像一把凌乱的线,都紧紧缠绕在了刘邦这个人身上。

刘邦……韩信脑袋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认识刘邦。”韩信对透明人说。

“不,不仅仅如此,”韩信把头搁在膝盖上,说话时下巴在骨头上一磕一嗑,他尽可能地把自己脑子里的东西整理清楚,又问道:“你对他很熟悉,刘邦到底死没死?我很想知道。”

“那你何不进去问问?”那人回答。

韩信叹了口气,“我现在进去把人吓萎了怎么办?”

“呵,”那人笑了笑。韩信觉得有一只手贴到自己的肩膀上。

“不必如此——”

那只手抓得更紧了,韩信心中警铃大作。


(20)

事实证明,韩信的感觉是对的。

只一刹那,在他还没来得及说出阻止的话,一道大力袭来,韩信整个人止不住朝后仰去。

他没有像预想当中的一样重重磕倒在墙上,而是坠入一种无力的失重感当中。

这种感觉实在是难以言喻,韩信就像一块失去连接的太空垃圾,笔直地朝一个方向永远的环绕下去……他胃里翻涌,于是闭上了眼睛。

直到另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韩信觉得自己的鼻子被人捏住了,他在被憋死之前挣扎着睁开眼睛,愕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屋子里。外头的一束光透过玻璃窗打到了脸上,闪晕了他的视线,韩信眨了眨眼睛,终于看清面前的人。

韩信看清对方面孔的瞬间,忽然从脸上坠下两滴泪来。

对方看到他落泪,正在动作的手不由得停了下来。那人温柔地擦掉他的泪痕,看着韩信的眼睛问他:“你怎么哭了?”

韩信喃喃:“我不知道……”

韩信不认识他,却又觉得这人无比的熟悉。

他情不自禁地抚上对方的脸,在那双斜挑的眼角逗留,划到那张薄唇上,接着握住他的胳膊。

他再一次讲:“……我不知道。”

那人听了却笑了笑,韩信为这笑容痴迷了一阵,直到对方缓缓吻上他的嘴唇,韩信终于惊觉自己处于什么样的境遇。

他条件反射地想要推开对方,下一刻却停下了。韩信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他愿意如此,他心甘情愿。

韩信觉得对方的嘴唇凉凉的,像好吃的果冻一样香甜。他曲着两条腿,躺在一张狭窄的桌子上。对方的手从他的喉结上缓缓拂过,韩信咽了口吐沫。

“韩信?”

“……嗯。”

韩信眯着眼睛,缩在对方身下回应道。

“你喜欢吗?”

“我……”韩信忽然清醒过来,掰过对方的肩膀躲掉他的吻。

那人被拒绝后倒也不恼,只是笑了笑。阳光细碎的穿过他的头发,空气中的灰尘在光束里飘扬,韩信顿住了。

“我……”他努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渴望,以一种急促的语气问道,“我该喜欢你吗?”

对方一直盯着他,此时反问道:“不然你喜欢谁呢?”

“韩信。”

他的话穿过韩信的脑海,在惊涌的脑海里砸出巨浪。

“你喜欢谁呢?”


(21)

我喜欢谁……

韩信被这个问题问住了。

他有点不知所措,以至于整张脸渐渐红了起来。这时候,韩信突然听到一声时钟的咔哒声。像一把枪,黝黑的枪口对准他的脑袋冷酷的命中。

韩信浑身冒出了冷汗。

他突然想起一个名字,就像被打通了四肢百骸。

韩信艰涩地咽了口口水,“我、我喜欢刘邦。”

对方听后竟然大笑起来,搂着韩信的手又抓紧了。韩信惊恐地看着他,却见那人垂下头捏了捏他的耳朵。

“蠢货。”他说,“你喜欢刘邦啊——”

韩信头脑不清地点点头。

他听见对方说:“可我就是刘邦,这可怎么办呢?”

不、不……不!

韩信差一点从桌子上跳下去。

他怎么会是刘邦呢?我为什么不认识他?不该这样……我不该……

韩信这下一动也不敢动了。

刘邦却以为他在故意和自己搞怪,韩信见他笑了笑,又继续低下头,咬住了自己的嘴巴。

韩信终于明白过来,他们究竟在何处,在做些什么。

他闭上眼睛,浑身无力又万分惊恐。

命运的齿轮推着他不断往前走,有人在他的身上安下了三根要命的线,韩信觉得自己成了一具提线木偶。

他不受控制地揽住刘邦的肩膀,接受了如一波波浪潮一样接踵而至的快感,继而缓缓迷失在欲望里。

韩信察觉到那滚烫的热情,而后痛苦又喜悦地抱住了对方的身体,浪花四溅,他被一次次无情地拍倒在岸上。

韩信闭上眼睛,默然包容了对方的一切。

他几乎是人格分裂一样,不知是说给谁听。

韩信说:“别这、样…啊…”

“刘邦……”

他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并非这场迷雾中的过客。

韩信自己,就是这场迷雾。

评论(15)
热度(73)
©慵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