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七

前半生赠你
后半生留我

《全球高考》真好看,我要看两位考官头子激情热吻缠绵三天三夜

【邦信】谎中谎

韩信在外面给了自己一刀,进屋前偷偷包扎起来。他换了身衣服,本来出任务就容易弄脏,这个理由应该可以搪塞过去。


韩信推开门,刘邦在屋里研究地图,这个破地方到处都是灰尘,连条柏油马路也没有,吆喝的摊位就摆在路两边,吃的也是如此,某辆车飞驰而过,可想而知今天的午饭里又混了沙石。


韩信刚关上门,就听见,“回来了。”


“嗯。”韩信应声,放下别在腰后的枪,又掏出裤子暗兜里藏着的一枚淬毒的飞镖。他走到刘邦面前,对方把手里喝了一半的水给他,韩信接过,大口喝起来。


“外面怎么样?”刘邦的眼睛没从地图上离开过,韩信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他将受伤的部位往阴影里挪了挪,脚碾在小石子上,发出格叽的声响...

写点奇怪的东西

  很久没有写东西,现在竟然到了提笔而大脑空白的程度。早几个月前汹涌的灵感全都不见了,罗列在便签里的脑洞也蒙上了灰。一眨眼这一年也要过去,紧随而来,叫做人生的分叉路。


  2018年的下半年不太顺利,临到十二月的时候,有过四五次崩溃。没有办法调整心态,各方面都不行,晚上倒在床上,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从心里跳出一股失败感,何等的伤人自尊。


  我原本以为,自己也算是个乐观的人。但没想到,率先面临压力困境的竟然是我。做不到想做的事,连对未来的畅想都开始卑微。我躺在床上,心里默念:我终于一事无成。


  我这半年见过几位,卯足了劲儿朝自己的目标奔...

韩信踩着碎雪从东宫里走出来。外面冰冷刺骨,所有的热都在年末那场浩大的飞雪里烟消息鼓,他身上穿着银纹飞燕,金丝线漫布全身,如同穿透他的骨血,将他钉死在奢靡颓废的皇家金瓦上。他终于看明白了,中都十二家的每个人都想啃食他的血肉,他们盘根错节的虎踞在中都这个快要烂透了的天空下,所有的亭台楼榭都藏满了阴暗卑鄙龌龊的东西。


他竟刹那间懂了刘邦的意思,在温酒间,在冰冷冷又金灿灿的东宫宫墙里,他们都是天下顶一顶二的罪人,罪大恶极,恶贯满盈。


因为他们眼看着这片地方就要腐蚀到心脏,仍旧那般冷漠的袖手旁观。


✍🏼写个古代架空的邦信多好。刘邦是民不聊生国将灭亡前的太子,韩信是新生的权贵。一场关于...

我的人生形同一汪死水,无数次想要掷石,哪怕打出遍体鳞伤的涟漪。


做人真的太苦了,这辈子一定要坚强的活着。下辈子,做个甜甜的红薯被小姑娘吃。

【邦信】这是个渣男受到报应前的故事

  韩信把窗帘拉起来,厨房里飘出虚无的烟,薄薄一层。外面刚驰去一队炸街的跑车,楼道里的感应灯通通醒了,应和出几声狗叫,远远的混了两句呵斥,便不再有动静。他转过身,烟雾更浓了,似乎整个家都飘在云端上,他每一步都踩着棉花一样的云,慢慢悠悠,随着“咔哒”一声,火停了。


韩信把煮沸的汤倒进罐子里,接着合上那密实的盖,他轻巧地将保温桶装进手提包里,旁边放着一小盒切片的哈密瓜。


韩信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一个男人接了电话,有着烟嗓。


韩信的喉结由上向下滚了滚,落到心窝里,咚的一声。


“你吃晚饭了吗?”,他说。


“什么?”


“我说,”韩信长吸了口...

这是一个废文

写了一段忽然不知道怎么接,脑子里藏着好多情景,但好久没写东西,一时间理也理不清,就,先放着吧,过几天我要是能理顺了,一定把它写完。


《离开昨天》


铃响了,声声催人。今天还是晴空万里,路上的树绿得要滴出水来,风吹不吹也不要紧,温度总是这么热。D大里到处都是人,刘邦躲在走廊拐角的暗处,太阳刚巧被挡下,留下一块阴凉的地方,他扭开头,把手里的香烟摁灭,转手扔进了就近的垃圾箱里。


刘邦盯着韩信已经好一会儿了,眼看着他干净的球衣被汗水洇湿。韩信显得很高兴,讲话时眉毛挑起一条,脚下似乎积起旋风来,带着球飞过半场,将它准确无误地投入篮球框里。


或许很多年前刘邦也这么年轻过,...

【吕云】今生(2)


(2)

吕布走后,赵云空喝了两大杯水,吃了点助睡眠的药片。

他没有躺在床上。外面太黑了,这种黑不似以往,那亮着星光,挂着月亮的黑。这是一种阴森恐怖的黑色,沉沉地弥漫在街头,它冰冷,如同披着黑幕的巨兽,用无情的竖瞳盯紧了每一个人。

人们惧怕这吃人的怪物,于是每一栋楼上,每一户人家,都拉紧了窗帘。霓虹灯是裸身的舞女,卑贱的为肮脏角落榨干生命。赵云沉默,各种思绪占据他的心神,他忽然觉得胸膛里有什么东西沸腾着要跳出来,尽管这一切都十足压抑,可他还是想要聊一聊……

他叹了口气,把自己融入黑暗里。



这样平平淡淡的日子又过了两天,1104那死去男人的女儿突然回来了。

这个年轻的少女站在走廊上...

tag即喜好,ky勿扰。 


♚一时冲动型种子选手♚你可以喊我七七啦。


@朝烟暮雨 可爱崽

【吕云】今生(1)

*又是一部咸鱼之作。

one



晚饭的时候,赵云淡淡地讲,1104的男人今天早上死了。

吕布嚼着一块老的像橡皮的牛肉块,屋子里亮着昏黄旧暗的吊灯,街上过去了一辆巡逻车,探照灯惨白的光线从窗户上一闪而过,刺到吕布的眼睛,他嚼着的动作顿了顿。

“怎么死的?”

赵云抬起头,看了吕布一眼,接着用左手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两口。

喝完,他讲:“那群人来了。”

赵云:“他们从他房间里发现了一些东西。”

吕布这时候刚把嘴里的肉咽下去,顽固不烂的肉块将就着从他的喉咙口挤进了食道里,经过艰难地滑行,一路到了胃。

吕布听见赵云说:“他不承认,一群人吵得很凶,我听见有人开了一枪。”

“然后呢?”...

©慵七
Powered by LOFTER
  1/17